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兰文谷

幸福是一种感受 要善于抓住

 
 
 

日志

 
 
关于我

玉宇,男,汉族,号:澄明堂主。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中国名人书法家协会会员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青春的张狂  

2008-09-19 19:0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宇/文

 “老夫聊发少年狂”,一直以来我对这句古诗词是念念不忘,无时无刻它都会从你的脑海中冒发出来。特别是“少年狂”,会使你浮想联翩,那些青春年少时经历过的充满张力的无度颠狂,每每闪现出来,使人津津乐道,以至于忍俊不禁。

 在后“文革”时代的八十年代初期,中国尽管已经开始了举世闻名的改革开放,但有些方面仍还存着“文革”遗风,譬如年轻人穿黄军装仍很时髦很流行,谁有一身黄军装,哪怕是有一顶帽檐柔性很好的黄军帽,里面衬上一块纱巾,鼓鼓的戴在头上,那实在是让人赞叹不已的事情。不到二十岁的我,就在那个时候容入了一个青春的团体,人人都有黄军装的一件或帽或衣,穿着它自我感觉真的很牛,那个带劲劲就甭提了。

 那时候电视还没有普及,业余时间除了打打篮球、扑克、读书,也再没有什么可干的,最有趣的最高兴的就是同事们成伙成堆的聚到大院里面吹牛,谈天说地,杂七杂八,一个话题经七嘴八舌的这么一说,渲染的非常离谱,也非常趣味横生,这是我们青春的大论坛。当然经常聚会吹牛也会遇到风险,在青春堆里有唯一一个年长的领导,绝对的权威,他就反对扎堆吹牛,甚至给我们带上了搞宗派、搞团伙、不安分守己的帽子,但不管怎样“牛”还是要“吹”的,只是搞一些迂回战术。

 其实,青春本身就是不安份的,每一个年轻的躯体里都跳动着澎湃的心,涌动着沸腾的血,迸发着无限的活力。“吹牛”依然进行,团体里那一颗颗躁动的心,时不时要制造出些新名堂来。有一时间“打赌”盛行,一个比一个过分,过分是过分了点,但可以堪称“惊奇乐”,我们常常是一哄而上,乐此不疲。

 当时,由于物质生活还不丰富,我们的“打赌”在“抹嘴”的“食赌”上多一些。

 那天,我们这些当时被称之为“单身贵族”的年轻人,吃过午饭后又在院子里“海吹”,二十出头的小明说,哪天要是一下子能买上十个罐头一起吃,真可就享福了。话一落声,急嘴的小崔就接上了,指着院子中央刚堆起到一堵拆房拆下的足有一人高的房瓦垒成的墙说,你要是骑自行车冲上那堵墙的一半我就实现你的愿望。小明望着没有码齐的瓦墙愣了一下,大家早已经是群情激昂了,鼓动之声不绝于耳。也有心急的,已经推来了一辆自行车,大家把小明拥到瓦墙边,自觉的形成一条夹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青春的热血涌上头脑,小明向双手心啐口唾沫,快速搓掌,接过自行车,在距离瓦墙二十米的地方骑车冲刺,快到瓦墙时,大家都心都揪了起来。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自行车冲上了墙顶,晃悠悠的过了半,一头就朝下栽去,小明敏捷的跳下车,展展的摔倒在地,真是惊险刺激,等大家扶起小明时,看到的是他右臂擦伤的血肉。小明尽管雌着牙咧着嘴,但还是很兴奋,大家也情绪高涨。只有小崔悻悻的站着,十个罐头是一个月的口粮啊。这晚,小崔买了十个罐头,又弄来一瓶劣质的青稞酒,我们像过年一样,围坐在一起,热闹非凡,青春的脸上飘洒着酒染的绯红。

 这一“赌”过后,让好几位年轻人兴奋不已,纷纷在“食赌”上进行“创新”,一个比一个有过之而无不及,且大胆尝试。那一阶段,我们的职工食堂刚开始试行给职工做“小炒”,油煎鸡蛋是最受欢迎的“小炒”之一,一个油煎鸡蛋加二两米饭是五毛钱,吃这么一顿,等于吃了一天的伙食,是很贵的,大家一周才舍得吃一次。上次赌赢的小明又想张狂一下,中午大家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他又挑衅的说,谁能吃十八个油煎蛋,这顿饭钱我掏了,还外加管晚饭,晚饭在食堂想吃什么我就给他买什么。上次输家小崔第一个推出我们公认的大饭量姚干,我们都又鼓动他应战,“忽悠”声此起彼伏。姚干架不住大家的煽动,一会就豪气冲天,直问小明:说话算数?小明也毫不含混的回答:不算数是毛驴子。大家也不排队打饭了,一致要求食堂管理员先给这盘赌局煎十八个鸡蛋。不一会的功夫,一盆子共十八个煎鸡蛋端到院里,有人搬来几块红砖叠好,拉姚干坐在砖头上,众人自觉形成圈把他围在中央,众目睽睽之下姚干开吃。咋一看姚干吃的挺快,十个煎鸡蛋下肚,速度是明显变缓,越来越困难,到后来发生了哽噎,噎得他伸直了脖子,直用手捋脖子,有人赶忙给他递水,他喝上一口,噎住的那口顺了下去,眼睛已经噎出了泪花花,再开始艰难的开吃。就这样在大家的目瞪口呆下,姚干创下了我们团体的新的赌吃记录。关于兑现,三天后才完成,因为姚干三天厌食没有吃饭,以水充饥。

 哈哈,那一阶段关于赌吃的记录每每创新,也经常填补空白。那时我们单位领导相当不错,经常给职工搞一些福利,诸如分点菜、水果之类的,算数福利好的单位。这不,冬天到了,单位拉来了冻柿子,成家的职工每人分十斤,单身汉每人分五斤。小申在领取柿子时随口说分的太少了,不够我一顿吃的。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旁边的小王听到了说:你吹牛。小申还击,谁吹牛,如果我一顿吃了怎么办?小王说,你一顿吃了我把我的五斤给你。大家一听又开始鼓动,两人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有好事者端来一盆凉水,把小申的五斤柿子倒入盆中化冰。许久,经过几次换水,柿子的冰融化了变软了,在大家围观中小申挽起袖子,笑眯眯的开吃,有人专门给他剥皮,这家伙真厉害,很潇洒的把一盆柿子吃了,眉头都没皱。突然,他伸出舌头,拨开众人冲向水房,众人紧随看究竟,只见他打开水龙头,洗伸出的舌头,还不时的用手挂舌头。大家问为何,他说舌头涩极了,引得大家前俯后仰的哄堂大笑。小申虽然赢得了五斤柿子,却也两天不进食,闹得连消化也不良呢。

 我也有一次忽悠的张狂。那天我们打乒乓球,同事小刘提出谁输谁给对方买六十串羊肉串,他知道我水平不如他,却还提出这样的要求。要知道当时的六十串肉得花我的多少钱啊,如果我不答应,他就不让我打球,简直一个霸王条款,欺人太甚嘛。但我又不想认输,“牛不顶牛是孬牛”,我反提出,谁赢了谁就一个人吃六十串,不许别人帮忙,如果吃不了自己付钱,还在食堂管赢者一顿饭。小刘可能想到每串肉很少,对于他这个大块头来说吃完是不在话下的,所以不假思索很爽快的答应了。比赛结果注定我输,他拉上见证人去小吃街,一路上小刘哼着日本电影《人证》的主题歌“啦呀啦”个不停,那个兴奋劲无言以表。六十串烤羊肉端上来了,小刘大口的满嘴流油的吃着,烤肉的香味直钻鼻孔,使我们几个垂涎欲滴,简直难受极了。看到他吃速由快变慢,到吃完五十串时,已经是瓷牙咧嘴了,口里不停的含混不清的说不吃了,我输了。我故意问他为什么不吃了?他说,我可以吃下去,可是牙嚼不动了,太困了,牙不听使唤了,实在不行了。听完他的话,我们几个一阵狂笑,连烤羊肉串的老汉也跟着我们咧着嘴笑。

 青春就是这么的张狂,放荡不羁,不可思议,给一生留下的却是回味的微笑,那么熟悉,那么绵长,那么洒脱,那么难以超越。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