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兰文谷

幸福是一种感受 要善于抓住

 
 
 

日志

 
 
关于我

玉宇,男,汉族,号:澄明堂主。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中国名人书法家协会会员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误入梨儿沟  

2009-01-14 11:5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北疾驰,天山渐行渐近,这座名山就或远或近的横亘在我们面前,在阳光明媚天空湛蓝的气象里,连它的细腻也清晰可辨。尽管是火烧云天的炎炎夏日,山顶依然白雪皑皑,山体沟壑如纹密织,这时看天山,它就像一个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的善良老者,静静地伫立远眺。

   和朋友们去探访一个戈壁深处的小村,出发在太阳刚刚挂天的时候,沿312国道行驶一阵后,越野车向西直插茫茫戈壁,恰似茫茫海上的一叶小舟。我们的车就这么沿着似有若无的戈壁土路颠簸而驰,遇到岔路就听从曾来过的朋友似是而非的判断指引而继续行驶。又颠簸了个把小时,眼力所及,四周依然是没有任何植被的戈壁滩,唯一的参照物就是北边高大的天山。

   在无边无际的旷野中茫然行进,看着那位曾来过却忘记路的朋友尴尬表情,我们合计后依然决定再北行一段,如果还找不到那个村落就原路返回。

   汽车卯足了劲在平坦的土路上怒吼着狂驰,撩起一股飞窜的土烟。突然一阵急切的减速,使车内的我们随着惯性前倾。司机边谨慎缓行边说,这走到哪里了,前面好像是一个戈壁深谷,这条土路看来通向谷底,我们还要下吗?大家一致表示要下,真是有“下得深海探究竟”豪迈啊。

   汽车继续缓驶,转眼间已从平展展的戈壁滩遁地而逝。如果后面的远处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定会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经过七拐八绕,汽车沿着窄窄的鹅卵石路小心翼翼蜗牛般地向下挪去,我们的心都悬到嗓子眼。好不容易到了谷口,从车窗望去,我们个个惊叹的无以言表。只见一条约二三里宽的大峡谷由东向西绵延而去,峡谷滴翠淌绿,一条小溪流水潺潺,各种不知名的小鸟飞枝穿梭,简直一个传说中的世外桃园。

   惊诧间汽车已经驶入谷地,在郁郁葱葱的树木间左挪右闪穿行,不时有树枝轻拂车顶,仿佛与我们打着招呼,欢迎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不经意间,已经到了密林深处,我们选择了一处平地泊车。

   下的车来,徒步穿行在这条深幽峡谷里,华冠的树木浓荫覆盖,阳光透过树叶在地面上洒下斑驳的光点,光怪陆离。峡谷上面的戈壁还是赤日炎炎高温难耐,谷地却是凉气袭人宜人心肺。

   往北边的谷坡上走去,我们细辨和欣赏着这些茂密葱郁的树种,核桃树干粗冠大,结满了尚未成熟的绿果,压的枝叶谦恭低头;桑葚树花冠向天,树底下散落的紫褐色干果,已经成就了大树孕育丰收后的喜悦;白杨树直刺蓝天,挺拔伟岸,刚正不阿。偶尔见到几颗梨树也已挂果,青果累累,不日待收。到了北边向阳的半坡,满坡的葡萄架,挂满了串串形色各异的葡萄,无核白洁白无瑕,淑女红酒红艳黛,马奶子长形丰润,玻璃脆红晕饱满,好一个葡萄大观园,流光溢彩,晶莹剔透,甜香扑鼻,叫人大开眼界,令人垂涎欲滴。

   攀上坡顶,满沟高大的树木已在眼下,一位朋友指着南面万绿丛中说,那边露出一个红顶子,好象里面是个亭子,大家看看去。说完他就率先向坡下冲去,大家一呼百应,也跟着顺坡跑下,有人还边跑边唱着歌,打着响哨,很快跑下山坡穿过了密林。

   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那个木亭,它依崖而建,被掩映在绿树丛中,四个红色的粗木柱子撑起的穹顶,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我们边小憩边欣赏,仰望它本身的高大,却与崖和树相比娇小玲珑。这万绿丛中的一红亭,使人文和自然结合的如此巧夺天工,浑然天成,和谐顺畅。

   小亭的脚下,是曲折婉转的深涧小溪,正好在小亭下形成转折,激流在转弯处的岩石上撞击后折流,强烈的撞击声和着哗哗的流水声在空谷中形成巨大的回声,如万马奔腾,似巨浪咆哮,绵延不绝,气势恢宏。

   我们小心翼翼的找到缓处,来到溪边,用手撩拨刺骨的溪水,掬一捧小嘬,清冽甘甜,滋润心田。我们对这盈满的溪水肃然起敬,这是来自天山上积雪融化的圣水,沿着天山密布的沟沟壑壑顺势而下,汇流成河,分流成溪,在水贵如油的戈壁绿洲,滋润着下游的绿洲,养育着绿洲的人们。这神圣的水啊,怎么能不甘甜,怎么能不清澈,怎么能不叫人肃然起敬和崇拜呢?

   对面是刀削的峭壁,砂石黏结的岩壁上攀附着星星点点的小草。当我抬头仰望高耸的崖顶时,映入眼帘的景象使人啧啧惊叹。整齐断裂的崖顶上,突然伸处一块土黄色翘壁,形状宛如一座悬着的寺庙,层叠有序,给人一种随时都摇摇欲坠的感觉。更令人惊奇的这座悬寺边,更悬长出一棵沧桑老树,苍劲翠绿,十分茂盛,确有“数里崖顶独一翠、崖顶一翠揽众绿”的感觉。我真不知道在几十米高的崖顶上,这棵树是怎么吮吸水养的,它的根会是多么的虬长深扎,但我知道在独领风骚、张扬生命力的背后,无疑是经历了艰辛的努力和生死的历练。这时,太阳正好高悬在这寺这树之上,溪水蒸发形成的水汽,经过太阳照射,形成了七彩光环,正好笼罩在树和寺之上,仿佛还升腾着袅袅的香烟,美仑美奂。

   沿溪水边向东逆流而上,边欣赏边拨开溪边杂草行走,移步换景,美不胜收,这峡谷确实是水草丰美,姿态万千。走了几十米驻足遥望,对面的崖壁上更是惊现奇观,一个偌大的水帘展现在面前,高占近三分之二的崖壁,宽约十米有余,水滴相连,水丝如线,徐徐流动,随光变化,色彩亮丽,蔚为壮观。溪边恰有一棵大树倒地而长,树干伸过了小溪,形成了一座天然的独木桥。我们战战兢兢东倒西歪地爬过独木桥,爬上了对面的坡上,来到水帘处。原来水滴是从不太平整的砂石崖壁上渗出来的,滴滴衔接,形成水丝,说明这一带蕴藏着丰富的地下水。但是,我们始终也没有明白,偌长的谷壁为什么仅仅只有这十几米的岩壁渗水,其它岩壁却没有水湿渗漏,自然界就是这么暗藏玄机,深不可测,处处给人悬念的美,让人有探秘的趣。

   在往回走的林荫小道上,遇到了一个扛着铁掀的果农,我们向他围拢过去,握手寒暄。从和他的聊天中得知,这条峡谷原来叫梨儿沟,沟内植物繁多,各类果树不少,景色独特优美,清新悦目。梨儿沟有十来户人家,以葡萄和果树种植为生,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比较富足,生活安逸。只是由于人少沟里没有学校,孩子上学都托付给沟外的亲朋好友,吃的油盐酱醋等生活物品都得从沟外购来。我们问他,这个梨儿沟怎么少见梨树呢,名不符实啊。他也笑着回答说,梨树真的很少,但这个名字是从老辈子那里一代一代沿袭下来的,具体的来历就说不清楚了。说完又是一笑,听得我们也都笑了起来。

   告别果农,我们的车很快驶上了岸,下车与这个使人留恋忘返的沟谷依依惜别。我的前面依然是浩瀚连天没有生命迹象的黄褐色戈壁,身后的沟谷却是流金淌绿生机勃勃气象万千的景象。真是隐在深处无人识,我们感叹这条深谷千百年来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隐秘在天山脚下大漠深处的恬淡。我反复看着巍峨天山和茫茫大漠,想着在这苍茫瀚海之间,不知有多少像梨儿沟这样的俊美隐藏在其中,震撼不已,我也就在刹那间理解了曾不理解的一句诗:天山白头谦有问,哪有壮美赛此间?

   真的,从梨儿沟出来,我真正体会到天山大漠的壮美何止只是苍茫和雄浑啊!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