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兰文谷

幸福是一种感受 要善于抓住

 
 
 

日志

 
 
关于我

玉宇,男,汉族,号:澄明堂主。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中国名人书法家协会会员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炎炎酷暑有诗趣  

2010-08-09 10:4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炎炎酷暑有诗趣 - 玉宇Marquee - 玉宇

 

 

 

 夏阳酷暑,赫赫炎炎。每到盛夏,都是一年中最难熬的节令。古人为了表达烦热、抒写夏景、追风逐凉,留下了一些耐人寻味、趣意盎然的盛夏诗话。

  古时候没有空调冷气,盛夏的热是非同小可的。圆圆的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烈日炎炎似火烧”,“ 炎炎日正午,灼灼火俱舞( 韦应物)”。就连淡淡的白云也被 “赤焰烧虏云”,夏天的空间被“炎氛蒸塞空”,连吹来的风都“清风无力屠得热”。闲赋的诗人觉得难耐的热天“永日不可暮,炎蒸毒我肠(杜甫)。”“懒摇白羽扇,裸体青林中(李白)”。这等的炎热,那些在农田干活的农民“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杜甫)”,付出的是何等的艰辛啊!

  宋代诗人王令的《暑旱苦热》,更是把盛夏的炎热描述到了极致:“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翘飞上山,人困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凉爽的风对驱暑显得无能为力,乍看,这似乎不合风能驱暑的常情,其实,这正是诗人的匠心所在。这样写,固然是指清风小而无力驱暑,而更主要的是用“清风无力”来衬托暑旱之甚,酷热难当。这句中的“屠”字下得尤为精妙。“屠”,是杀掉的意思。“屠得热”,既使“热”人格化了,又有力地表现了诗人恨暑热的情感。若将“屠”字改为“驱”或“消”,诗句固然也通,而艺术效果则远不及“屠”来得好。后句写太阳迟迟不肯落下,以落日穿上翅膀飞上山来加以反映,也较为形象生动。读这两句诗,我们仿佛看到这样一种情景:时值酷暑,大旱不雨,小河干涸了,土地龟裂了,禾苗枯萎了,而太阳又偏偏不肯下山,炎气蒸腾,热得人们坐立不安。 如此暑旱酷热是怎样造成的呢?诗人认为这是由于老天爷的缘故,于是续写出了:“人固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这里的“天”著上了人的感情色彩,它不痛惜“河汉”(指银河)干涸,这与人害怕江海枯竭的心理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字里行间渗透了诗人对老天爷的憎恨之情。应该说,“人固已惧江海竭”这句还包含着这样的潜台词:人们最害怕的还不是江海枯竭,而是因暑旱酷热自然灾害所带来的无力解决的生计问题。这也就紧扣住了诗题“暑旱苦热”中的“苦”字。“河汉干”诸语,想象瑰奇,令人拍案叫绝。

  尽管盛夏炎热,让人们饱受煎熬之苦,但是夏日也是有人忧愁有人喜。秦观在《三月晦日偶题》中就写到“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阳阴正可人。”不但没有因春花落尽而怨恼,反而喜爱夏日的树木葱郁。王安石在《初夏即事》里对夏赞到:“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盛夏麦收时的气息,远胜于春花盛开时的芳香,一种对生活对收获的追求之情溢于言表。李昂在《夏日联句》中更直白更流畅的表达了对盛夏的钟爱:“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

  盛夏,在许多诗人的笔下到处都是绚烂多彩诗情画意。贾弇在《孟夏》里描述江南的盛夏:“江南孟夏天,慈竹笋如编。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夏天的慈竹象编排起来一样,光线穿过不同密度的空气折射,把远景显现在空中的一种幻影,蛙的鸣叫象奏乐一样。唐朝方干《题报恩寺上方》:“岩溜喷空晴似雨,林萝碍日夏多寒。”岩上的泉水瀑布,凌空进发,一片云烟,象是晴天挂起一幅雨帘,林间藤萝缠绕,浓荫蔽日,使人在盛夏感到凉意。杨万里在《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中:“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真是夏日风光无限美啊!高骈在《山亭夏日》中:“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盛一院香。”绿树阴浓的长长夏日,楼台倒影象水晶的帘子一样晶莹明澈,微风徐来,满院子都是蔷盛的芳香,有景有味,色香俱佳,多美的夏景啊!

  酷热难当的盛夏,当然避暑成了诗人们的追逐,避暑的方式各有不同。大诗人杜甫“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闷热的夏夜无法入睡,只有开窗感受些许的凉意。宋代诗人杨万里:“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在和白昼中午一样的午夜,出屋站在明月中,来感受微凉的清风。唐朝的沈佺期“小池残暑退,高树早凉归”。站在夕阳落后的小池旁的一颗葱茏大树下,方知凉意阵阵。宋代诗人秦观“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干脆在湖畔的画桥下安榻,追外凉、闻莲香,别有一番纳凉的滋味。

 古人纳凉,最多去的地方还是溪流水边、树茂林密的山水之间。刘禹锡“千竿竹翠数莲红,水阁虚凉玉鎕空”,晚清何绍基“坐看倒影浸天河,风过栏杆水不波”,王维“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苏东坡的“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满香”,元代释英的“六月山深处,松风冷袭衣,遥知城市里,扑面火尘飞”。诗人们身居此景,或静听潺潺流水声,或饱览山湖秀色,凉意顿生,让人想象得到盛夏的山水让他们流连忘返,给他们带来的无限欢乐。

  当然,古人纳凉并非都去自然界中寻找,有一个清净的心态,才是纳凉的最高境界,所谓心静自然凉。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清暑》诗中说:“何以消烦暑,端居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坐在宽敞的院子里,室空心静,清风徐徐,自得其乐的纳凉。宋代梅尧臣《中伏日妙觉寺避暑》云:“高树秋声早,长廊暑气微。不须何朔饮,煮茗自忘归。”在花木葱茏的禅房,长廊曲径通幽,品茗纳凉,清则心静,静则生凉,喝着热茶也不觉得热了,个中意趣,令人回味。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