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兰文谷

幸福是一种感受 要善于抓住

 
 
 

日志

 
 
关于我

玉宇,男,汉族,号:澄明堂主。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中国名人书法家协会会员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好看小说:戳谎(推理小小说)(原创)  

2012-03-21 13:0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看小说:戳谎(推理小小说)(原创) - 玉宇Marquee - 玉宇

 

 

    列车在一声长鸣之后,缓缓地驶进这个城市的火车站,原本还沉寂的卧铺车厢内顿时热闹起来。

    黎鸣随着鱼贯而出的旅客下车,在站台上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然后点燃一根烟,仿佛解恨似地贪婪地猛抽起来。

    说实话,黎鸣这次出差到新海市公安局刑科所去鉴定一起疑难案件的物证,对于他这个小地方的刑警来说,是他学习的好机会,也确实学到了好多。同时,他在这个物证鉴定过程中对方法建议和案件过程的推论,使得专家们对这个有着帅气外表的小伙子的精明与干练,也啧啧称赞。

    真是只有一根烟的功夫,列车启动的预备铃声就响了。黎鸣找到附近的垃圾筒,掐灭了烟头扔了进去。不急不忙地排在拥挤上车的人们后面。他最后一个上了车,正好路过卫生间,拉拉门,门还锁着,无奈地径直向车厢走去。

    黎鸣还没有走到自己的铺前,就看到车厢里好多人围在一起,还有乱哄哄的吵闹声。他走近踮起脚往里一看,一位五十开外的秃顶男子唾沫星子乱飞地叫嚷着:“我下车的时候,把小背包好好地放在铺上,这不就几分钟的停车时间,就有人把我包里的钱偷走了,这就奇怪了,我们这个车厢里的人在这个城市都是过客,没有下车走的人,更没有新上车的人。”秃顶男人停顿了一下,擦擦嘴、挠挠头,继续说:“我看,这个贼就是咱们这个车厢的人,谁偷了就还给我吧,我不追究。”他神情沮丧地哀求到:“谁拿了就还给我吧。”

    这时,车厢里像开了锅一样,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谁这么缺德,偷一个老同志的东西。”

   “太气人了,我们都是良民,你偷东西不是让大家都背黑锅吗?”

    这时,列车员跑过来,劝大家各回各的铺位,不要乱猜,让乘警来处理。又安慰秃顶男人,不要太气愤和激动,乘警会处理好的。

    刚刚安静后,就看到两名乘警急匆匆走过来。他们仔细地询问秃顶男人丢钱的细节,对以秃顶男人为中心的四张铺展开调查。

    黎鸣在邻近的卧铺,他静静地看着乘警调查询问。秃顶男人在左边中铺,他的对面中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穿着让人看不惯的衣服,一副不正经的表情。乘警问他下车干什么去了,他指着窗桌上的方便面,回答说去买方便面了。他们的两个上铺都没有人。秃顶男人的下铺是一个四十开外的戴着宽腿眼镜的中年人,没等乘警问他,他就急忙告诉乘警自己停车时去了卫生间。眼镜男人的对面是一个中年妇女,还没有问她,脸已经涨得通红,问她时,她说自己下车在站台透透气,还不时地捋着心口。

    乘警又找了几个乘客调查,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两名乘警悄悄合计后,告诉大家:“谢谢大家的合作,为了不打扰大家休息,我们请失主这厢的四位乘客到乘警室协助调查。”说完,带着四人走了。

    车厢并没有宁静,大家也都三三两两的讨论着案情。

    又过了半个小时,秃顶男、中年妇女和眼镜男回来了。大家纷纷围上去询问情况。妇女显然还在羞愧的生气,什么也不说。倒是眼镜男说:“警察说我们没有事,就让我们回来了。”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指指男青年的铺:“他让警察留下了。”

    车厢里又锨起热浪,议论纷纷,“看这个小伙子的打扮,流里流气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看他那副不屑一顾的横横的样子,不偷都像贼。”

    黎鸣皱着眉头听着、思考着。突然站起身来,穿过几节车厢,来到乘警室。他轻轻地敲敲门,一名吊着脸的乘警走出来。他掏出工作证,乘警看后勉强笑笑,和他握握手。他乘机看看警务室,那个男青年仍然是那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审讯的乘警铁青着脸。显然审讯处在僵持阶段。

    黎鸣把出来的乘警拉到车厢连接处,交流了情况。乘警告诉黎鸣,通过人口信息系统查询,小青年曾经有过盗窃的前科。黎鸣听完笑笑,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小偷应该是眼镜男。望着神色诧异的乘警,黎鸣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和盘托出,乘警的脸慢慢地由阴转晴。

    黎鸣默默地回到座位上不久,两名乘警和男青年随后跟来。民警又带着眼镜男和他的行李走了。

    满车厢的人都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起来。大家看看那个男青年,依然流里流气,怎么都不像好人。小青年也晲视着大家。

    又过了半个小时,一名警察拿着一个信封走过来,把信封交给秃顶男说:“嫌疑人是眼镜男。数数,看你丢的钱的数字对不对。”秃顶男立即数了起来,完毕,拉着乘警的手一个劲地说着感谢的话。

    乘警笑着指指黎鸣:“要感谢你就感谢他,是他帮我们破的案啊。”

戏剧性的变化把大家弄得云罩雾遮,乘警看着大家迷惑不解的神情,怂恿地对黎鸣说:“给旅客说说,拨云见雾。”

    黎鸣也有点脸红了,说了一通谦虚的话后,开始讲述起来。“我是一名刑警,职业的习惯和责任,使我看到丢钱的吵闹后就一直静静地关注起来。乘警过来调查,我注意到四个人的表情,失主自不必说,妇女虽然涨红了脸,但可以看出是被列为怀疑对象的羞愤,是很真实的。男青年虽然有点悖逆的形色,也还真实。眼镜男微微出汗,倒也不能说明什么。”黎鸣清清嗓子,“引起我注意的是,当乘警问四人在车停下了之后都去干什么时,还没有轮到眼镜男,他居然抢着说自己上卫生间了。这时我还没有判断出什么,只是觉得眼镜男的抢答有点反常。”

车厢里静悄悄的,黎鸣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继续道:“乘警把他们四人带走时,我突然想到一个细节,我在上车铃打后最后一个上车,因为内急,又正好路过卫生间,随手一拉才发觉门是上锁的。这个细节提醒我,列车停车卫生间关闭是个常识,这说明眼镜男说了慌,再想想眼镜男的抢答和心虚,我就断定说慌者就是嫌疑人。”

    黎鸣的话音刚落,车厢内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那个男青年也笑了起来,没有了先前的猥琐相,阳光灿烂。

                                                                                                             (2012年3月20日夜)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342)|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