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兰文谷

幸福是一种感受 要善于抓住

 
 
 

日志

 
 
关于我

玉宇,男,汉族,号:澄明堂主。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中国名人书法家协会会员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好看小说:牙落羊归(悬疑推理小说)(原创)  

2012-04-12 19:4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看小说:牙落羊归(悬疑推理小说)(原创) - 玉宇Marquee - 玉宇

 

 

  

  

早晨一上班,黎鸣就驾着他那辆本田小越野车狂奔在郊区的乡村道路上。他是带着实习生小王去东门乡派出所核查一起大案的有关细节。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在路过东门乡二村的时候,黎鸣看到离公路不远处有一伙人乱作一团。爱凑热闹的他,猛地一打方向盘,车子开下路基,直奔人群而去,小王在车里颠来颠去,紧紧抓住车上的抓手不敢松开。转眼间,车就到了人群旁边,紧急刹车,在车后掀起的土雾的包裹下,黎鸣跳下车冲向人群。
       近得前来,看清了里面的场面。有一高一矮年龄相仿的两个中年农民,手里都拿着坎头曼,怒气冲冲,跳着对骂,大有激战之势,分别有两拨人劝拉着他们。
       黎鸣大喝一声:"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突然,人群就一下子安静下来,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黎鸣。显然大家被他刚才压过吵架声的巨声呵斥唬住了,也被陌生的他的掺和所困惑。
       面对突然之间的寂静,黎鸣趁势而入。他迅速掏出工作证一边高高举起,一边大声地说:"我是警察,看看你们两个人都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玩打架的游戏?看看你们手里都拿的是什么?那家伙打到人会不死也得伤,出了事不就犯罪了吗?到那时你们后悔能来得及吗?"他看看两个汉子,声音缓和了许多:"你们都有老婆孩子,可能父母都健在吧,如果闹出个大事来,能对得起老少一家人吗?"
       说到这里,那两个人都先后把坎头曼扔在了地上。
       "是怎么回事啊?"听到黎鸣的问话,拉架的人群中走过一个人来,指着两个闹事的村民说:"我是村治保主任,他们两个都是村里的黑羊养殖户,也是邻居。早上大个子发现自己走失了一只羊,就到处找,找到小个子家门口时发现一只黑羊,可小个子正好出来看见说是他家的羊。为争这只羊两人吵了起来,还拿了工具准备打架,如果不是村里人来的快就真打起来了,肯定会出大事。"
       "你有证据证明这是你家的羊吗?"黎鸣问大个子。大个子呐呐的回道:"没有,我们养的都是黑羊,长的都差不多,我又没有做记号。"
       黎鸣转过身来,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小个子,小个子没有等黎鸣问就主动答道:"也没有,反正他的羊没有跑过来。”说完,用脏指头在嘴里顶顶牙。
       黎鸣看看手表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心想,看来一时半会也断不清这个官司,搞下去自己时间又陪不起,后面的事只有靠治保主任来完成了。于是,他把治保主任拉到一边,头对头窃窃私语了一番,还给了他一张警民联系卡。
       黎鸣走过来,高声问到:"双方都没有证据证明这只黑羊是自己的,那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你先说。"黎鸣指指大个子。"我没有什么办法,我听政府公安的。"
       黎鸣又看看小个子,他快速地答:"我也听公安的,公安咋说就咋办。"说完,又用指头顶顶牙。
       "好,是你们主动说要按我的办,这我就决定了。"黎鸣清清嗓子,"你们都拿不出证据证明羊是你们的,又都说羊就是你们的,扯不清楚,我看这样办,见面分一半儿,二一添做五,这只羊就一家分一半吧。"说完,头也不回地开车一溜烟儿地跑了。
       小王坐在车上,回想起刚才黎鸣的断案结果,心里很不舒服:这哪像一个高手断的案啊,各打五十大板,那不是让丢羊者吃亏吗?简直断了一个糊涂案。黎鸣破案能手的形象在这个刚来的实习生心中大打折扣。
       来到东门乡派出所已经是耽误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黎鸣告诉所长来意,所长苦着脸告诉他,农村派出所就这么几个人手,有好多事情非干不可,人都派出去了,就剩下自己和两个民警,还在侦办一个强奸案,两个民警正在审讯嫌疑人呢,哪有人配合你们核查啊。
       正在所长为难期间,一个民警铁青着脸走进来,愤愤地说:"真是又臭又硬,什么招都用了,就是不交代,眼看传唤时间就要到了,这可怎么办?"
       "所长,你看这样行不行,"黎鸣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好再勉强所长先配合自己,"反正你们现在腾不出人手配合我们,离开你们我们不熟悉这里的情况也开展不了工作,干脆我们和你们一起先搞你们的案子,等破了你们的案子大家就全力以赴配合我们核查,你看怎么样?"
       "哎呀呀,这真是太好了,你可是有名的破案能手,有你加入,我们求之不得。"刚才还愁眉苦脸的所长,现在已是笑逐颜开,急忙给黎鸣他们倒水。
       黎鸣还没有来得及喝口水,所长就迫不及待地介绍起案情来。
       昨天晚上,村民李老汉来报案,说她五十开外的老婆在前天晚上差点被人强奸,他家断定作案的人是同村的夏老汉。起初家人考虑到老伴年龄大了,孙子都有了,加之属于作案未遂,如果报警后让人知道了丢人现眼,就决定找夏老汉要点赔偿费私了。可是找到夏老汉,他不但不赔偿,更不承认强奸未遂的事,还把李老汉骂了一顿。这不是欺人太甚吗?李老汉一气之下就报了警。由于没有及时报案,现场也被破坏,没有提取上什么痕迹物证,只有依据受害人李老汉老婆的辨认,强制传唤了夏老汉。这不审了一个上午,李老汉就是死不承认,态度还非常嚣张。
       听到这里,黎鸣起身说:"我去会会李老汉。"所长马上让民警把黎鸣和小王带到审讯室。
       李老汉看到黎鸣他们,斜瞪了一眼,显得气呼呼的样子。黎鸣也不在意,仔细打量起李老汉来:五十开外,小个头,一张园脸还比较光鲜,气色非常好,身体保养的不错,一看就是农村富有的人。但黎鸣有一种似曾在哪里见过他的感觉。
       "前天晚上你在哪里?"“我都回答了十遍了,我在家里,那天村里停电,我和老婆十点就睡觉了。"接着,黎鸣又问了几个问题,李老汉一一作答,没有看出有什么破绽。
        走出审讯室,黎鸣问民警:李老汉的老婆你们问了吗?民警告诉他,已经问过了,说的和李老汉非常吻合,肯定是串通好了的。
        黎鸣让民警去村子里把受害人接来,他要见见本人。
        所长已经给黎鸣他们泡好了方便面,真有些饿了的他们也不客气,端起来就吃。这时,黎鸣的手机响了,他把电话放到耳旁听着,一会儿就笑着回应对方:"既然小个子承认了黑羊不是他家的,他也认识到了错误,就不要歧视他,做好工作,化解矛盾,让两家不要结怨。"
      “黑羊的案子搞清楚了?”实习生小王急于想知道是怎么弄清楚黑羊的案子的。黎鸣告诉他,当时两人都说是自己的羊,又都没有证据,在现场没有办法分辨。但可以肯定的是黑羊的主人只有一个,其中一人必定有诈。我就来他个将计就计,以诈还诈。我悄悄交待给治保主任一个“诈”他的计谋,就是我宣布这只羊一人一半走后,让主任暗地里观察两人的反应,黑羊的真正主人尽管服从我的决定,但依然会很伤心,而非主人肯定会因占便宜而高兴,那就可以断清此案了。果真,我们走后,大个子依然伤心,小个子兴高采烈。治保主任按照我的交待单独找小个子谈话,告诉他做人的道理和不归还这只黑羊还要负法律后果。小个子是村里有名的爱占便宜的人,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既得利益,依然说羊是他家的。治保主任就按我教的办法吓唬他,告诉他警察走时交代了,你不承认,还会来找你调查的。这招果然很灵,小个子真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怕见警察,马上改口承认了不是他的黑羊,也再三请求治保主任不要让警察来。
       小王听后,在心中又恢复了黎鸣的高大形象,很是佩服。同时,把黑羊案的来龙去脉给所长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把个所长也乐得连连称赞。
       吃饱喝足之时,夏老汉的老婆也被带来了。黎鸣马上到询问室谈话。他第一眼看到她,尽管五十开外了,但仍风韵依稀。黎鸣说:"你不要紧张,我们请你来,就是想让你仔细说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尽量说得详细些,好让我们尽快破案。"
       女人眼圈霎时红了,抽噎了一阵后,缓缓地说开:"前天晚上,我家老汉去城里看孙子,村里又停电,我一个人没事,就在九点半左右早早睡下了。我们平时休息时习惯了不锁门,只是把门合拢。不知什么时候,我睡得迷迷糊糊时觉得有人上了我的床,把我按住乱摸。我又气又羞又怕,就死命地挣扎反抗。"
       说到这里,女人再度哽咽起来,好些了后继续讲道:"我决不能让他得逞,我隔着衣服咬了他的右肩膀一口,他一疼就起来了,我乘机下床往外跑,结果他也跳下来抱住了我,我闻到刺鼻的臭味,我就狠狠掴了他一个耳光。刚打过后,紧接着就听到'咣啷'的一声响,不知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他松开我,猛地把我推出好远,掏出打火机,借微弱的光亮在地上找起被我打掉的东西。"
       女人好像还很惊恐,黎鸣递给她一杯水,安慰道:"别怕,现在没事了,继续说。
       "我平时视力就不好,借打火机忽闪着的微弱的光,我模模糊糊看到他脸的侧面,好像是夏老汉。他找到掉了的东西就跑了。"
       "在地面上,你就在他脸上只打了一巴掌吗?他也再没有纠缠撕扯吗?""没有。"
       黎鸣找到所长说:"让夏老汉回吧,他不是嫌疑人。"所长一脸迷惑,还是无奈的说:"好吧,没有证据,又不交待,传唤时间也到了,不放也得放。"
       黎鸣又问所长:“强奸案发生在哪个村?”“东门二村。”
       黎鸣掏出手机,走到戈壁房间打电话。回来后就叫过小王和两名派出所的民警,让他们到东门二村去一趟,把讹诈黑羊的小个子传唤回来审查。黎鸣神秘地笑笑说,可能他能帮我们破案。
       两个小时过后,三个民警就带着那个小个子男人回来了。看到这个男人,所长一怔,第一眼就觉得很像夏老汉。他想,怪不得李老汉的老婆会认错人呢。
       "很好,你们把他带到审讯室去审。”黎鸣停了一下,重重地强调说:“千万给我注意了,先让他脱衣查伤,再看看他是不是装的假牙。如果他的右肩膀上有咬的伤痕,嘴里有假牙,那犯罪嫌疑人百分之百就是他了。"
       过了一阵难熬的时间,小王兴冲冲地闯进所长办公室:"小个子右肩膀上有咬伤,满嘴假牙,一审就撂了。 "其实,在小王跑进来的刹那间,黎鸣就知道此案已经水落石出了。
      “唉,黎鸣,你真神了,你是怎么这么准确地找到小个子这个犯罪嫌疑人的?”所长问的也正是小王疑惑的。
        黎鸣呵呵笑着解释起来。
        在我第一次看到夏老汉的时候,就觉得似曾相识,好久才想起有点像讹羊的小个子,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询问了李老汉的老婆后,我判断让她一巴掌打掉的,这么让嫌疑人惊慌和终止作案的东西,应该是满嘴假牙。我马上自觉不自觉地回想起在调节争羊案时,小个子几次说话后,都要用手指顶顶牙,那他是不是装有假牙啊?你们注意了没有,李老汉的老婆说,当嫌疑人在地上抱住他时,她闻到了一股臭味,看看她怀疑的那个夏老汉,干干净净,像个财主,哪来的臭味啊!只有小个子身上有异味。你们走前,我在隔壁房间打电话给治保主任,他证实小个子是满嘴假牙,是单身,再加上有点像夏老汉,这几天小个子又特别怕警察找他,这么多疑点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不是此人还是何人啊?
        小王听得心悦诚服,兴头上来,眉飞色舞,动作夸张地说起山东快书来:"真可谓,单身老男人,满嘴是假牙,黄碟勾淫欲,停电来作乱,肩膀被咬伤,一记大耳光,满地找假牙,落荒急逃亡,讹羊入视线,岂能混过关,法网恢恢在,盾地也难逃。"小王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他话音一落,黎鸣和所长鼓起掌来,所长笑着感慨:“到底是高材生啊,才思敏捷,随口说出来就一套一套的,后生可畏啊!”
       小王看看黎鸣,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却又调皮地说:“二位领导,我突然觉得,如果不是有小个子强奸未遂在先,他肯定不会怕警察再来找他,那么,大个子的黑羊是回归无望啊;同样,如果没有遇见羊案,后又巧妙的联想到打落的是假牙,可能羊归也无望啊。我想,应该归纳为羊归牙落,说不定这个词组以后会成为成语家族的一员呢!”

“有可能,妙啊!”所长又竖起了大拇指。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810)|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