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玉宇(澄明堂)(仙汉)

幸福是一种感受 要善于抓住

 
 
 

日志

 
 
关于我

玉宇,男,汉族,号:澄明堂主。 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中国名人书法家协会会员 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新疆书法家协会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华夏散文》2012年3期人在旅途  

2013-07-15 22:2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夏散文》2012年3期人在旅途 - 玉宇Marquee - 玉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3a8cd20102dvjx.html

秋水长天柳大坂

■ 张玉波

张玉波,供职于新疆吐鲁番市公安局。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

 

汽车从吐鲁番的大河沿镇出来,在戈壁土路上肆意挥舞着白色土雾向北行进,不一会儿功夫就淹没在青黛色的北天山里。经过七拐八绕,一条敞亮的大峡谷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到了柳大坂,我才知道它不是所谓的“坂地”,而是北天山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峡谷。
来柳大坂也是临时动议,据说这里生长着许多胡杨。基于对胡杨“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精神的礼赞和顽强生命力的崇拜,一直就想看看胡杨林,与之对话,身临感受。加之正值金色十月,应该是胡杨林身披金甲的时候,当得知这片沟壑生长着胡杨林,心中的憧憬就格外得急切。
站在柳大坂始口的高高崖壁上眺望,两边的天山青黛冷峻、起伏绵延,山间的崖壁齐齐整整,带着清晰匀称的竖条排列着,像是家里客厅装修后带竖条纹的踢脚,艺术得令人多看几眼。宽阔的沟壑平平展展地向南北蜿蜒,有着细细腰身的小溪亮晶晶地飘动,三三两两变黄的树木风姿绰约地静立着,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透着灵动和婉约的风姿。这么精致的美,与突兀高大、寸草不生的两岸高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和对比,而你却又分明感受到了一种和谐的美。真的,一到柳大坂你就感到了她的异乎寻常。
为了胡杨的主题,我们还是驱车缓驶,透着车窗欣赏着一步一景的美,追寻着胡杨的踪迹,心中惶惶期盼着见到胡杨林时的那份震撼。
就在我心驰神往的时候,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向导用平淡而又低沉的声音告诉我们,柳大坂最大的一片胡杨林到了。我们急忙地让司机停车,匆匆下车。站在崖壁上往河谷看,的确有一大片杨树林,但已经全部叶落,无法看到胡杨林金黄瑰丽的盛景。朋友们神情沮丧,带我们来的向导更是不好意思起来,忙不迭地说:真不好意思,没有想到十月底就全部落叶了,我们来得有些晚了。
其实,在他们沮丧的时候,我却被眼前这片广袤的胡杨林所震撼。这片树林虽然没有了树叶,却密密匝匝,足有一公里多长,把这段沟壑充塞得严严实实,莽莽苍苍,气势恢宏。再细看那些胡杨树,更是与我以往看到的图片中老树虬枝、老态龙钟的胡杨不一样,这片胡杨林没有树叶也生机勃勃,像笔直如筒的云松,直抚蓝天。胡杨树树皮青中泛白,这么一大片胡杨林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一池浩浩汤汤的水,透出了使人心情愉悦的清亮和明快。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从以往对胡杨顽强、刚劲和不朽精神的凝重中如释重负,看到了胡杨向上、挺拔和清丽的一面,我觉得这才是胡杨精神的全部意义所在。
我如醉如痴地看着这片胡杨林,喃喃地说道:真美!那位还在沮丧的老兄用迷茫的眼光看着我,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又说:来得不晚,正好,谢谢你。他不知所以然地笑了。
我们继续乘车缓行,车窗外总有让人心动的风景。向导告诉我们,沿着这条沟壑走,到处都是风景,中途可以看到达坂城的山中牧场,一直走可以横穿到昌吉的木垒,那边风景如画。说着说着我们的车突然停了下来,向前看去,车前面慢悠悠地走着一头皮毛油光发亮的黑色毛驴,在土路的中央胜似闲庭信步,全然漠视我们的存在,我们的车只有跟着它慢慢地行进。向导非常熟悉这里,一会儿指着山间出现的沟壑说这是野兔沟,一会儿指着偶尔出现的石垒房说是林业局的接待站,滔滔不绝如数家珍,说得大家兴趣盎然。正在笑说间,向导叫司机停车,说已经到了柳大坂的中段,可以看到对面岸上的开阔地,就是达坂城的一块草场。
果然,下车放眼向对面望去,大山敞开了一个豁口,山底谷岸出现了大块的平地,满地都是金黄的衰草,在阳光的直射下像是在地上铺了一块金色的地毯,富丽堂皇。金色地毯上散落着不多的哈萨克毡房,还有红顶白墙的房子,房顶上飘出缕缕炊烟。啊!大山深处居然有着如此悠闲浪漫的画面和浓郁风情的生活气息!    目光移向沟谷,更令我们惊叹不已。沟底长满了足有二三十公分的草,我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植物,但这些草已经枯萎,大部分是金黄艳丽的颜色,还有红的绿的,一片片连接起来,色彩非常丰富。我们站在崖壁上像是在空中俯视不规则的绿洲,很辽阔也很美丽。真不知道这片谷底绿洲,在它生机盎然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个形态,怎样的一片景象,怎样的一种活力啊!
这时,有人提议到谷底去看一看,大家无不赞同。沿着河岸往前走,寻找可以下岸的缓坡。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我们才找到了一处较缓的斜坡,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过了许久,走在前面已经到了中间缓坡的同行者突然叫了起来:快来看啊,好鲜好美的花儿啊。大家都很疑惑,已经下过雪的深秋,哪还有花儿盛开,前面的人是不是在逗乐啊?想是这么想,大家还是怀着疑惑和猎奇的心情快步走过去。    我到了缓坡也是目瞪口呆,看着一朵朵争奇斗艳的花朵唏嘘不已。原来,我们看到的是石花,它们都艳丽地盛开在随处散落的淡蓝色的石块上。这些花朵或单只怒放,或簇簇争艳,且色彩是无比的金黄亮丽。这一大片石花,把个萧杀凋零的山坡点缀得生机盎然、花团锦簇。再仔细深究,这些石花原来是石头上的苔藓,在深秋已经干枯,它从绿变黄,经过生死的蜕变,经过苦难的磨砺,经过凤凰涅槃,紧紧镶嵌在石头的表面,以另一种惊世骇俗的形态,再创生命的奇迹,再谱顽强而又美丽的华章。这些石花,在这个天山深处的偏僻峡谷,诞生在深秋,要在漫长的寒冬持续怒放,直到来年春天万物复苏,这是怎样的一种牺牲奉献,怎样的一种执着追求,怎样的一种无畏无求的精神啊?我对石花肃然起敬起来,是啊,奇迹是执着者创造的,成功是顽强者铸成的,美丽是无私着奉献的,这多么像一代代守边兴边的边疆人民啊!
谷底更有一番如痴如醉的景致。远远看去那一棵棵金黄的有着晕环的树木,并不高大,但风情万种。它们或三五成簇,七八成排,无数成片,谷底溪水潺潺,银光闪闪,哗哗流唱。怎么看这片景都是图画,都是意境,都是诗篇。我们跟着一条溪水款款而行,走进金色的树木林里。林间马上变得斑驳陆离,溪水低音变成高唱,激昂热烈。再看这树,原来这些都是柳树啊,我马上明白了“柳大坂”的来历。我看着这些柳树,虽然已是深秋,万木凋零,但在天山雪水的滋润下,依然身披黄甲,枝条垂依,婀娜多姿,妩媚世界,让我着实感动。
我们的到来使这个深谷成了欢乐谷,同伴们有的嬉戏冰凉的溪水,有的低头捡着溪边的石头,有的不停地按动快门拍照。最让大家称奇的是同来的小张捡到了一块奇石,这块有点像三棱形的青石的一个侧面,居然地造天成地写着一个黑色的“仙”字,字迹工整、比例适当,大家都啧啧称奇,纷纷说柳大坂真是一个“仙谷”啊。山谷里不时回荡着欢笑声、尖叫声,和着欢畅的流水声汇成了一曲“柳大坂天籁”的交响乐,雄浑激越美妙。这时,也有不甘寂寞者,我们突然看到,离我们不远处的柳树林里,几匹骆驼或卧或站悠闲的吃着草,一只苍鹰欢快地盘旋在我们的上空,对面的河岸边一只高大威猛的牧羊犬也兴奋地看着我们,大家共享着柳大坂的美丽与欢乐。
天色已经不早,晚霞映红了天地。我们在那片唯美的深谷绿洲处停车,与柳大坂依依惜别。站在崖壁,头顶上是一望无际的辽阔天空,长空绚烂;谷底下,几条小溪纵横交错,闪着凌凌波光,仿佛飞天女神广舞长袖,时而抛洒飘逸,时而聚若花团,秋水静美;就连远山也被霞光渲染了,从青黛变得红润,使冰冷的大山仿佛温暖起来。    从柳大坂出来,我突然感悟到:穿越山水,灵魂自净!柳大坂告诉我的不止是关乎美的命题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